冲鸭!矢量箭头打爆你狗头!

暴躁老哥,all金洁癖

瑞金段子

  我喜欢他,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发小。

  而是因为

  他是“金”。


【all金】是谁杀了知更鸟?

  在一个阴暗的下午,知更鸟金,死去了。血染红了他金色的羽翼,与他明亮的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,他天蓝色的眸子,再也无法睁开。

 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?

  在众鸟喧哗中,拥有着紫色羽毛的麻雀抖了一抖,双手握在一起,冒出几滴冷汗,声音颤抖,用他尖锐的嗓音说到:“是我,是我,杀了金,我本来不想这样的,但是...抱歉,真的,很抱歉,我只是一不小心,在练习射击的时候,用我的弓和箭,杀死了...金,我不想这样的,我...”他脸色苍白,不停地忏悔,流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  “行了鶸,说不出来就别说了,碍事。”站在远处的猫头鹰讽刺了一句,眼里是深深的厌恶。

  是谁看到他死?

  坐在魔芋花上的黑发小孩歪了歪头,突然笑出了声,双腿在空中摆来摆去:“嘻嘻,是我是我,我可是看到了全程哦,用我那无处不在的眼睛,当时金的表情可是很好看呢,满满都是不可置信哦,一点也不敢相信他的友人会杀掉他啊,嘻嘻,当时他真的,太美丽了啊,哈。”他黑色的眼中满是笑意。

  闻言,紫色的麻雀头低的更深了。

  谁取走他的血?

  沐浴在血水中的鲤鱼舔了舔唇,黑色的秀发在水里招摇,头上的粉色星星折射出斑斓的光芒,她勾起了唇:“嗯...看到本小姐就应该知道了吧,我取走了金的血哦,用我的骨头碟子,金的血啊,真的是,好美味呢。”

  谁来为他制丧衣?

  银色的甲虫转过头来,按下心中的思绪,清了清嗓子:“我,我帮他...制丧衣,用我的针线。”他紫色的眸子平静无波。

  谁来为他挖坟墓?

  猫头鹰挑了挑眉,紫色闪电在他身旁噼里啪啦地响,他挥了挥手中的锤子,带起一阵阵风,吹起了他的头巾,他说:“我会帮那个小鬼挖坟墓,用我的...锄和铲。”

  谁来当他的牧师?

  乌鸦压了压帽子,露出幽蓝的眸,低沉的嗓音响起:“我来当金的牧师,用我的册子,我会带领金...大家。”他紧紧握着手中有些蔫蔫的勿忘我。

  云雀“啧”了一声,乌鸦望向了他。

  谁来当他的执事?

  云雀眨了眨眼,白发在空中摇曳,身旁围着几缕黑影,“是我呢,如果不是在黑暗之中,的话。”他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  红雀烦躁的挠了挠头发,发出了些许吼叫声。

  是谁来秉持火把?

  红雀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,他的毛发有些凌乱,目光却炯炯有神,“是本大爷啊!我马上拿过来!我会帮他秉持火把的!都要等我啊!”他张开了翅膀,飞走了。

  云雀嫌弃地撇了撇嘴,“这蠢狗。”

  谁来充当主祭?

  洁白的鸽子用他碧绿的眼注视着每一个人,眼中是令人窒息的温柔,如同深深的潭水,“我将为王子殿下的葬礼充当主祭,我将为吾之挚爱哀悼。”他深深地叹息着。

  鹪鹩们看了他一眼。

  谁来扶灵?

  秋穿着白色的衣服,抬起头,依稀可见脸上的泪痕,她坚定地说:“我,如果金他不走夜路,我,将会扶灵。”不知何时,她的泪水又开始流淌。

  “秋姐。”甲虫走了过来,递给她一块手帕。

  谁来负责棺罩?

  鹪鹩们的手握在一起,明明是一红一蓝鲜亮的颜色,这时却显出几分孤寂,两个大呆毛弯成了一个爱心,“我们姐弟两个一起,我们会负责棺罩,我们会让白马王子睡得香甜。”姐弟两异口同声地说。

  谁来唱赞美诗?

  画眉笑了笑,黄色的兽瞳透露出几丝狡黠,他摘下了面具,说“当金埋入灌木丛中,我会为他唱赞美诗。”他黑色的袍子被风吹起了美妙的弧度。

  谁来敲响丧钟?

  牛碰了碰头上的箍子,耀金的眸子有些许不耐烦,他用手中的棍子敲了敲地面,“我会为渣渣敲响丧钟,用我的大罗神通棍。”他顿了顿,“然后把那个渣渣从地里敲起来!”

  所以,

  再会了,知更鸟。

  当那丧钟为那可怜的知更鸟想起,

  空中所有的鸟都在悲叹哭泣。

  启事

  关系人请注意,

  这则启事通知,

  下回鸟儿审判,

  受审者为麻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全员又黑又病,金的死除了秋和嘉德罗斯其他人都是参与者和策划者。原因是因为太爱他了(没错就是这样)。

  好了,没肝了,虚了。

想要红心蓝手₍ᐢ⸝⸝›   ̫ ‹⸝⸝ᐢ₎

 

,,斯卡蒂的池子真的神奇,前十连出了天火,,本来抽到了五星就应该停了,,但我控制不住偶自己的手,,又抽了几发,出了蓝毒,,但是还是手痒,,然后出了斯卡蒂,,,,靠⊙∀⊙!!!(谁来加我啊,加我啊,加我我干员全给你嫖!说一句话,只要我在,随时更改支援单位!)(,,但是没有一个精二,,呢,,)(   :∇:)我太难了      你这个小猪怎么还不约我(´・ω・)

HP 背景 雷金 双金

“哈,大舅子,你要相信我真的是真心想追求小鬼。”雷狮嘴角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,紫眸死死地盯着躲在银发男子身后的小金毛。

“雷狮,我想,如果你不经常企图在我弟弟的饭菜中下迷情剂的话,我会更相信你一点。”对面的人用血色的眸子看了一眼雷狮,缓缓举起手中的魔杖,指着雷狮,“最后警告你一次,滚远点,不要以为我在斯莱特林就管不了你,要是真捅到丹尼尔那里去,结果你很清楚的吧。”银冷哼一声,拉着身后的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----------

我好想吃HP背景的all金粮啊
私心all金